theo

超富的台球桌play会被安排吗,小农拿着球杆戳在小妙的凸点,妙妙的浸液拉成银丝全落在台球桌上,拼命摇着头说不要了,想往前爬发现根本没有路,只好往后被钉的更深,小农问小妙,你觉得是台球杆厉害还是哥哥厉害?

假寐:

我也爱搞毕廷鬼廷乱七八糟廷 but贾正就像曾经血淋淋的陈年疤痕 把体恤过的人情百味严密打包好再统统塞到那片外界难以链接的虚空 伤口结痂 只在需要的时候为对方敞开一道裂缝 从中挑取些或开心或伤心或晦暗不明的部分 都贪恋新鲜事物 无名而神圣的石碑却始终矗立在花园正中央 我害怕早已丢失那把开锁钥匙所以迟迟不敢回头 现在看来既无锁又何有钥匙 拥抱你才是拥抱自由本身